w88.com-优德棋牌游戏平台官网-www.w88.com

热门关键词: w88.com,优德棋牌游戏平台官网,www.w88.com

用青春换成熟

2019-10-07 17:39 来源:未知

我的赌注只剩这一次了 - 或是头脑发热 - 继续相信缥缈的运气 - 或是紧紧的捏在手里 - 我的命运 - 和我那破旧的行李箱一起 - 涌入熙攘的人群中逃离 - 我能逃离到哪里去呢? - 听风的声音撞上我 - 寒冷是主观的感受 - 我的手指,我的梦 - 都冻结在同一个方向指引 - 但那个方向又是哪一个方向呢 - 我能挥霍的只有青春 - 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别时的小巷 - 我打算再去那个小巷买一本新的字典 - 把不管认识或不认识的字 - 都闭着眼睛快去翻阅一遍 - 然后,再像陀螺一样疯狂的 - 旋转在原地 - 直到,可以感受到大地的 - 力量,和风的声音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吹着一段轻盈欢快的口哨,借着黑夜里昏暗的灯光,我逐渐走入一条人迹罕见的小巷……
  这条小巷,在以前人来人往的甚是热闹。后来,因为这里经常有发生抢劫案件,还有一些“桃花劫新闻”,于是,闻者避开,知者无奈!
  有一段时间,不要说那些“做贼”的不来这里,就连蚂蚁也知道这里没有甜头可尝,所以,“风景独自好”!
  本来我也不想走这条小巷,但因为回家的路如果拐弯的话,那就需要费上一段时间。贼应该是没有了,何况,我身上就只有剩下的十来块钱,衣服也不值钱,根本就无须怕什么抢劫!
  小巷中简直就是一片昏黑,尽管从民居里有点灯光透过一些空隙轻泄出来,但整条小巷感觉还是漆黑一片。也许这种定论也是错的,因为刚从明亮的地方离开,可能一下子适应不了而已。
  走着走着,虽然知道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但以前发生过的事还依然引起诸多幻想。有了幻想,心中难免有一些忐忑不安。
  就在我走到小巷子中间的时候,忽然,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引起我的注意。声音很微弱,似乎是人在喘气的声音。
  我一下子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更是很自然地从各个地方浮了上来。我马上立定脚步,本来想转身逃离,但,好奇心驱使我不但没有走,而且竖起了耳朵屏神静听。我已做好了一发现有什么不对头马上就跑的姿势,因为我不怕什么人,包括恶贼在内,我最怕的就是那些传说中看不到的“鬼魂”!
  说到“鬼”,也许大人小孩对这个字并不陌生,它没有实体可以见到,而且一般都不是“良善之辈”。根据很多人的口述,这些东西都是管制不了的“游物”,谁碰到谁就倒霉!
  我越想越多,虽然在世上经常碰到类似此物的“人”,但毕竟大家都没有三头六臂,更多时候,有些还可以凭着一些智慧取胜。虽然虽然,在背后的一些比起“幽灵”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www.w88.com,  我有点呆不住了,前面的那声音无法辨别出是什么来头!万一,如果真是……我不敢再想下去,唯有赶快逃离此地!
  我的脚步开始调好了往回走的姿势了,但头还是没有全部转过来,眼睛更没有离开前面那声音来源的地方。
  忽然,我听见有个男人的声音:“不要急,这里没人……”
  “啊……”原来是人在这里!我马上可以想象到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要不,绝对没人这么大胆在这黑暗而且曾经经常发生案件的地方呆立。
  事情的大概已经明了,我不再惧怕,只是我开始蹑手蹑脚地往回家的路向走去……
  那对男女可能觉得这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也根本没有防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继而,一个女人的细微声音传来:“我还是有点怕,万一给人发现了就麻烦了……”
  “宝贝,怕什么?有什么事我给你担待着,就算要死,我也一定会陪你一块死。”男人的声音。也许,男人都是这样的,到手的东西哪肯轻易放弃!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依稀可以听出这是一对“偷情”的男女。其实,一贯来我对于“偷情”并没有什么批判,两情相悦,只要不干扰双方的家庭就可以了。虽然很少有男人可以允许自己的妻子在情感上背叛自己,但事实上,如果要背叛,就算你怎么样去严谨看住也无济于事。更何况,有些女人本来就不坏,只是在寂寞时,或者其他一些原因导致出轨,但她也不愿意离开丈夫和家庭。更有一些女人,经过一些曲折后,大彻大悟,最后依旧是一个好妻子!
  我又想到,在古代,特别是战乱时代,一些君王明知道那些绝色美女不知经过多少手?但他们并没有因为不是“原身”而唾弃那些美女,也没有因为不是“原身”看不起那些美女。相反,他们有些还怜香惜玉,爱护有加。
  到新时代,反而有一些人为了“处女”问题闹得满城风雨,并把“处女”看成了一个“贞洁”的标准。呜呼!是时代在进化还是在退步?
  所以,在一些问题无法谈明白之时,只能三缄其口,只是在某方面自己有着自己的见解而已。
  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连我走近他们时自己都没怎么发觉。但,他们的惊叫声怕我“惊醒”了!借着因为适应而渐亮的灯光,女人吓得直打哆嗦,男人却一脸惧怕的神情。
  我本来就想一走了之,但看到他们的神情,我于是想到跟他们开开玩笑。
  我压低了声音慢慢地对他们说:“都——不——能——动!”
  话说出来时我自己都觉得有点阴森,他们更认为碰到“劫匪”了。女人连话也不敢说,气也不敢喘。男人赶紧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好……好汉……饶命……”
  本来就是跟他们开玩笑的,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我于是对着男的低吼一声:“快滚!”
  男人马上说了声“谢谢”后便逃得无影无踪了,剩下女人,朦脓中只看见她脸上多了两行泪……
  我不再言语地走了,随着匆匆的脚步,我想到很多很多……      

 第二天天没亮电话就响了,我蒙着被子不想接,可对方耐性似乎很好,我不得不妥协。拿起电话的时候顺便看了眼时间,凌晨5点。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鼓浪屿

   “起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我刚接起电话就听到罗鑫略显雀跃的声音,一点扰人清梦的愧疚感都没有。

发表于 2001-06-03 20:21

小岛梦 鼓浪屿,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岛。 象一颗明珠,镶嵌在湛蓝的大海中。 我是喜欢这个地方的。 一个逃离喧嚣的世外桃源,幽雅而富有气质,带着点微微的落寞。 一海之隔,隔断了红尘的许多纷扰。 这是一个没有车马声的岛,可以随便地走在幽静而寂寥的小巷里。风是微的,空气干净而清新,充满大海的味道。夏日的阳光,透过百年古树的叶隙,将光影斑驳地洒落一地,随着风的摇动而一晃一晃。 小巷一曲一折地向更深处延伸,两边,隐在树影深处的,都是一栋一栋的老建筑,风格各异,寂静,没有声音,不知是否还有人居住? 围墙上,藤蔓纠错,透过门栅望见的深深庭院里,有各种各样的野花在热烈地开放。我想,每一栋建筑,一定都是一本厚厚的历史书,随便翻到哪一页,都会有一段长长的故事,写满了人生的悲欢离合。 鼓浪屿,又称钢琴岛。据说每当黄昏,夕阳西下之时,被落日余晖笼罩着的小岛,会从一栋栋建筑的窗口传来悠扬的钢琴声,伴着海风,轻轻飘扬回荡在小巷的深处,那该是多么美丽的景象啊! 我是喜欢这样悠闲与典雅的生活,喜欢这样美丽的小岛之黄昏的! 也许是因为我走的时候离黄昏还有一段时间的缘故,漫步在悠长的小巷中,我并没有听到琴声回荡,只有内心的宁静和详和。 在我既将离开这个美丽小岛的时候,听见有吉它的声音传来,回头,看见有人在大树下弹着吉它唱歌,一时之间,我不禁心动,驻足而立。 悠扬的乐声,象一个完美的句号,让这个音乐的小岛在我的心中留下了一段无法抹去的美好记忆!

      我咬牙切齿,“最好是个好地方。

      我胡乱收拾了一下,裹了件稍厚的外套出门,因为这里温差比较大,清晨还是很冷的。

      罗鑫等在客栈门口,见我下来,走过来向我伸出手,我很配合的把背包递给他。

      他带我穿过很多条相似的古街小巷,最后走到一坡石梯面前,我把头仰成90度才能看到石梯的尽头,我有点头疼的看向旁边的罗鑫,“你能背我上去吗?”估计还不等我爬到顶端就已经累趴了。

      他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可以,不过你确定吗?”

      当然不确定!我甩头走在前面。后面传来他毫不压抑的嘲笑声,我在前面狠狠地翻了个白眼。爬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气喘吁吁。罗鑫在旁边笑话我,但依然不失绅士风度的拉着我。

      终于到了最高处,是一个类似观景台的地方,四周修建了复古的栏杆,站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丽江古城。脚下青砖绿瓦的古楼鳞次栉比,本来就不宽的小巷这样看下去就像是划开楼与楼之间的细线,还有丽江的标志建筑大风车,这一切都在晨雾的朦胧中充满了韵味,美得不可思议,美得让人心醉。我觉得现在开口说话都是一种残忍的打扰,但我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朋友介绍的。”罗鑫指着远方说,“你看,太阳快出来了。”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果然,那边的天际已经被染红一片。原来他这么早叫我起来,是来看日出的。

      我们静静地等着,不一会儿,就看到一轮大大的红日在天际的边缘冉冉升起。一会儿,那红色加深了,把天边的云也照的发亮,我好像在这朝气蓬勃的霞光中领悟到了“一日之计在于晨”微妙与震撼。

      直到太阳稳稳当当的挂到了半空中,我才从罗鑫肩上卸下我的包,里面是他昨晚给我准备的零食,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我递给罗鑫一个三明治,正准备给自己掏个小面包,却被他一把按住,“别吃这个,去吃点热的。”

      他带我去的是古城外面的一家豆花店,听说是四川人开的,味道果然不错,比昨天的晚餐好太多了。我问他怎么知道这个地方,他说,朋友介绍的。

      “真想认识你那位朋友。”

      他笑了,“认识我也一样。”

      我喝完最后一口汤,打算告诉罗鑫我的行程计划“接下来我要去双廊,待会就回客栈收拾行李。”

      他早已吃完,靠在椅子上等我。“好啊”他笑着点头,一副我做什么他都奉陪到底的样子。

      但我不想再忍下去了,“可以放过我么?”我直接了当。

      罗鑫有点诧异和不解。

      “还要再继续装么?这两天也够累的吧?我哥让你来的还是我爸妈让你来的?”

      “不······”罗鑫似乎有点慌了,从椅子上直起身子。

      可我不想听他解释,我只觉得烦,觉得特别无力,我打断他,“我很累,真的。所以可不可以请求你们,放过我!我只想出来散散心,别他妈搞得我像要自杀一样!我受够了!”我已经有点情绪失控,店里的顾客纷纷侧目,罗鑫也彻底被我吓住了,他站起来试图过来安抚我。

      我先于他抓起外套和包走了出去,直接打车回了客栈。我已经不想去理任何人,我又开始想逃开,与这个世界隔离。因为我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不管他们是不理解的、诧异的还是怜悯的、同情的,我都觉得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所以我想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可以隐藏自己,可以让我的心不用战战兢兢,可以逃离来自家人朋友的压力,可以暂时得到哪怕片刻的休息。可是他们现在连这都不满足我,我觉得我快被他们逼疯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8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用青春换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