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com-优德棋牌游戏平台官网-www.w88.com

热门关键词: w88.com,优德棋牌游戏平台官网,www.w88.com

血墨

2019-10-10 18:59 来源:未知

《血墨》——叶脉不知何时喜欢上了狂野或许在骨子的深处便存在多年的温柔 安静是不是可以和狂野互换去尝试认识另一面的自己解开自己的枷锁沐浴血色黎明的味道优柔的自己需血色去沁绕和狼一起在山顶 引月入里缺少的血性慢慢找回待得血色如墨引吭高歌决绝亦有错无过换一种心境 换一种生活用我一生的时间护你一世的周全如果有雨陪风过你在画中我便在诗里2016.04.29

(一)

烟柳画桥

长 安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觉顺国三百三十四年,遭遇其他三国围攻,情形严峻,而觉顺国现任帝君又突然病重,宫中御医皆手足无措。

画不出明月的悲伤

|目录||血祭|

觉顺国遭遇绝境之时,现任帝君撑着病重的龙体写下了一封密令。

乌鹊哀啼


遣威武大将军之子将千夜火速赶往墨莲谷请神医出世。

啼不尽黑夜的残酷

第二卷 战争

于是将千夜趁着夜色浓重,无人之时,架着快马,连夜出城,去寻那墨莲谷神医——墨妖莲。

图片 1

恶魔

此刻我眼中满是疯狂。

血色火焰猛然升腾而起,迅速蔓延至刻耳柏洛斯脚下。

刻耳柏洛斯一跃而起,但火焰却不肯就此让他离开。

在一逃一追中,刻耳柏洛斯迂回着向我靠近。

我冷哼一声,自火焰中飞出一杆长枪,正在空中腾挪躲闪的刻耳柏洛斯躲避不及,被长枪贯穿腰部。

刻耳柏洛斯自空中摔落,血色火焰立马紧逼而至。

刻耳柏洛斯张开嘴,想发出鸣叫,做最后的挣扎。

血液自我全身毛孔流出,顺着身体汇入脚下的六芒星阵中。

我再弹出一滴血液,这滴血液化为十六把刀,在刻耳柏洛斯发出鸣叫的瞬间,割了他十六个头颅的喉咙。

鲜血自他喉咙的伤口中如泉水般喷涌而出。

刻耳柏洛斯躺在地上不断抽搐,连呜咽都无法发出。

我全身血液已被六芒星阵吸干,身体变得透明却并不干枯。

血祭已完成,我离开六芒星阵,一步步朝刻耳柏洛斯走去。

血色火焰在我的指示下停在距离他身躯五十米处。

“我说过,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我一步一步走,一字一句说。

刻耳柏洛斯还未断气,目前的创伤还不足以杀死他,他是神之躯,只要有时间,再大的伤口都能愈合,但是,我不会给他时间。

我要,一点一点,把他折磨致死,让他也体会体会,闫仙儿、顾轻决和我小妹季鑫的痛苦!

“愚蠢的神啊,自以为是的骄傲自大,绝望吧,感受痛苦吧!”

我学着他的语气,对他嘲讽。

在刻耳柏洛斯的眼中,此时的我,就是一具裹着人皮的人形白玉。

只有一对眼神,凌厉如刀,人还未至,便已一寸一寸,将他的皮肤剥离。

他终于是,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身躯疯狂朝后蠕动。

“跑啊,赶紧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笑声在这片区域回响开来。

我慢慢走到刻耳柏洛斯面前,用手中的匕首在他的脑袋上划开了一个口子,沿着这个口子,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毛皮硬生生剥离。

刻耳柏洛斯很不安分,在我剥皮的时候不断扭动身躯,好几次都迫使我不得不停下来,否则就会破坏毛皮的完整性。

“畜生!别动弹!”

我失去耐心,血色火焰靠近刻耳柏洛斯的脖子,烧灼他喉咙里流淌出来的血液,将他脖子的伤口凝固成血痂。

刻耳柏洛斯痛苦得反复挣扎,我右手一招,空中落下铁链,把刻耳柏洛斯的身躯和大地绑在一起,使得他无法动弹。

我这才继续剥皮工作。

两个小时后,我总算是完好的把刻耳柏洛斯剩余的十六个头颅和他身躯的毛皮都剥了下来。

刻耳柏洛斯早在这个过程中带着强烈地痛苦死去。

我踢了他耷拉在地上血淋淋的头颅:“死得这么快,真无趣。”

我把顾轻决、闫仙儿、赵小玥抱到季鑫身边。

在我做血祭之前,我封闭了季鑫的神识,使她陷入沉睡。

我把他们聚集在一起,运用血祭之后得来的力量治好了他们的伤。

血祭的代价是巨大的,我只能拥有血祭的力量一天。

在血祭结束后,我整个人会被炼化成人偶,以活人做成的人偶。

这是血祭背后恶魔的恶趣味。

使用血祭,相当于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恶魔,以换取他的力量,而自身的灵魂,将会无止境地漂泊,游荡于人世间。

我刚把他们的伤治好,刻耳柏洛斯尸体那边就出了情况。

五道门出现在刻耳柏洛斯尸体的五个方位。

大门同时开启,每道门中都走出了一个人。

恶魔的知识告诉我,这五个人,是冥界五条河的河神。

痛苦之河阿刻戎、哀叹之河科基托斯、遗忘之河里忒、火焰之河皮里佛勒戈同、仇恨之河斯提克斯

紧随其后,死神塔纳托斯、睡神修普诺斯、阴谋女神墨利诺厄、泰坦女神赫卡忒、冥界三法官艾亚哥斯米诺斯拉达曼迪斯自五道门中走出,随后,这五道门关闭消失。

整个冥界的中坚力量都出现了,很好,我的嘴角不禁浮现微笑。

我还在担心要怎么找到他们,剥皮的时候察觉到刻耳柏洛斯在向冥界求援,我故意没有阻止。

只是没想到冥界的援军来得这么慢,我一度都以为冥界放弃了刻耳柏洛斯,毕竟他只是个守门人。

在神的制度下,像刻耳柏洛斯这样的存在,可有可无,随时都能找到替代的。

但既然他们出现了,我就该考虑这至关重要的事。

我们五个人都签署了与冥界的挑战书,如果在我的血祭结束前没能让他们四人恢复自由身,那他们四人必死无疑。

但是我不能让冥界的神察觉我的顾虑,否则我将失去所有与之谈判的筹码。

果然,那些神看到刻耳柏洛斯的尸体后,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好似这一切再正常不过。

当他们把目光都挪向我时,我知道,接下来该是争取更多谈判筹码的时候。

“你们之中,谁能代表冥界和我说话?”我以狂傲的口气,质问众神。

墨利诺厄说:“就是你杀死了刻耳柏洛斯?”

“不错,刻耳柏洛斯是我杀的。”

艾亚哥斯说:“区区人类,竟敢杀死冥界守门人,胆子不小!”

“我既能杀死刻耳柏洛斯,便能杀死你们,让你们中最能代表冥界的人跟我说话!”我指着冥界众神吼道。

皮里佛勒戈同说:“不过一个人类,在冥界众神前,竟敢如此狂傲。”

“放肆!”我怒吼一声。

手中出现一支长矛,往皮里佛勒戈同掷去。

塔纳托斯手一挑,一股无形的力量把飞去的长矛挑飞。

“我要杀的人,没有人可以救。”

这言语以威严、睥睨天下的口气说出,但根本不是我的声音。

皮里佛勒戈同四周陡然出现数十支长矛,周围的神都被劲风弹开。

所有人都还未反应过来,皮里佛勒戈同便已成了一只刺猬。

刹那之间,他全身的血液已被抽干。

皮里佛勒戈同已成一具干尸,尸体上插着数十支长矛。

塔纳托斯愤怒了,阿刻戎、科基托斯、里忒、斯提克斯都愤怒了。

他们五个一齐朝我冲来。

我脚下血雾升腾,如白玉般的躯体瞬间成血色,血色火焰再度涌现。

修普诺斯眼见不对,迅速上前拉住塔纳托斯。

血雾自我身后结成一对翅膀,双翼扑闪,无数羽毛如针。

疾驰的四人无法躲闪,纷纷落地,我右手执血雾大刀,一刀劈下。

阿刻戎、科基托斯立即成了刀下亡魂。

斯提克斯护着里忒躲过刀锋,往后狂退。

赫卡忒、米诺斯、艾亚哥斯、拉达曼迪斯上前接应。

我左手平举,成爪状,斯提克斯和里忒周围小范围的空气呈波纹状闪动,这些波纹圈成对立出现。

一柄柄长枪自波纹圈飞出,贯穿斯提克斯和里忒身体,进入另一个波纹圈,如此反复循环。

睡神修普诺斯、死神塔纳托斯、泰坦女神赫卡忒、阴谋女神墨利诺厄、冥界三法官艾亚哥斯、米诺斯、拉达曼迪斯此刻皆陷入沉默。

仅三个来回,冥界五河神就被我完全杀死。

他们的神之心全都湮灭了,没有了神之心,即便是宙斯也无法将他们复活。

在场的冥界众神没有想到的是,我能这么轻易直接把神的存在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短暂沉默之后,通往冥界的门再度打开,在赫卡忒的示意下,墨利诺厄通过门返回冥界。

其他神则全神戒备,以防我在这期间发起突袭。

我知道他们的目的,墨利诺厄回去是要向哈迪斯报告现在的情况。

我已经连续真正意义上杀死冥界的六位神祇了。

我并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反而对正在通过冥界之门的墨利诺厄说道:“你最好叫哈迪斯亲自过来,否则你们都得死。”

墨利诺厄身躯颤抖一下,迅速通过冥界之门,随后冥界之门关闭消失。

我把血雾大刀插入地下,将赵小玥断了弦的万石弓吸至手中,以血雾覆盖万石弓外层,续好弓弦。

看着眼前神经紧绷的众神,慵懒地说道:“既然有人搬救兵去了,在救兵来之前,你们就陪我玩玩吧,谁能近我的身,我就放过他。”


目录 下一章

墨莲谷谷主墨妖莲一身医术举世无双,但虽有悬壶救世之能却并无此意。

今夜

长年居住在四季如春的墨莲谷,鲜少涉世,原本在墨莲谷刚刚建成之时,还有那么几个富商想请墨妖莲为他们治病,墨妖莲一并驳回。

我以堕落为笔

久而久之,墨妖莲被烦透了就种了一大圈毒树林在墨莲谷外,不怕死的人进去试了试再也没有出来。

血泪为墨

然而让墨妖莲种了这些毒树林的罪魁祸首是因为太多人因墨妖莲的美色而来。

图绘内心深渊的沉默

传闻,墨莲谷谷主墨妖莲不仅容颜精致而且拥有一双天生花瞳,若从远处看去竟是两朵微微绽开的墨莲…

是谁

在墨妖莲情绪激动时会出现“墨莲开,百花谢”的奇景。

拄着亡灵的拐杖

似乎更是为了杜绝这种好色之徒,墨妖莲才种了这一片毒树林。

在贪婪的污泥里

然而这也导致能请到墨妖莲出谷的人少之又少,更可以说是没有。

施施而行

现在,将千夜奉了皇令必须冒险闯入这毒树林。

是谁

将千夜只身一人前来,路上也遇到了不少刺杀,身上也有了伤,几乎精疲累尽,可是他不能拖,吾皇病重,储君年幼,他无路可退,之能闯进去。

提着仁义的头颅

将千夜深吸了一口气,提起缰绳,一鼓作气冲了进去。

在虚伪的深海里

树林中,一只黑色的怪异的鸟儿用一双血色的眼镜盯着离它不远将千夜,等到他冲过它的时候,展翅一振,向中心地带飞去。

懦懦而泣

黑色的鸟儿飞得极快,不过一会儿就进入了一片百花丛生的仙境,飞到了一处大院,停在了一个小姑娘的手中。

图片 2

小姑娘圆圆的脸可爱又纯真,她看着手上的鸟儿,一点都不怕,转过头朝着里面大喊:“谷…姑娘!乌鸦飞回来了!”

愤怒化成飞禽走兽

屋里面的人并没有打开门,关着门就喊:“不就是又来了个不怕死的吗,兴奋什么?”

迷茫化成弥天大雾

声音犹如山谷中的滴泉,清冷空灵。

天开始变得虚无

“不是,姑娘,这次飞回来的是血色瞳孔的,那个人…那个人来了,姑娘!”小姑娘又一次的兴奋的大声喊叫着。

地开始变得崩塌

可是这一次,连带着屋里的人也兴奋了,“啪”的一声猛然推开房门,露出的是一张祸国妖颜,最关键的是,这个女子眼中的墨莲!

而夕阳在血色中

这个人就是墨莲谷谷主——墨妖莲!

燿燿生辉

“真的?飞回来的是血瞳?”墨妖莲一把抓住小女孩手上的乌鸦,紧紧盯着它的眼镜。

图片 3

当一而再再而三的确认了是血色瞳孔的时候,墨妖莲眼中的墨莲缓缓盛开,周边的一切人间仙境都成了陪衬…

沉沦地狱的孩子

“真的是他,他来了,他…回来了。”墨妖莲就差没有一蹦三尺了。

迷失在人性的罪恶里

但是,突然墨妖莲又想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咆哮  怒吼  哀嚎

“外面那片破树林是谁种的啊!他万一进来之前被毒死了怎么办,是那个混蛋种的呀!”墨妖莲生气的跳脚。

无知的少女

“是你,姑娘。”小女孩好心的提醒。

躺卧在虚荣的坟墓里

“啧,我真是滚蛋…快点派人去找,去找啊,要是他死在了毒树林里,我我我我就…就不活了!!快去找!!算了,我亲自去!”

哭泣  埋怨  彷徨

然后,一眨眼,墨妖莲已经如同一阵风一样的消失了。

而醒悟过来的人

墨妖莲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

化作一位老者

觉墨妖莲不在,男子就问还在原地的小女孩:“萱萱啊,谷主呢?”

满目疮伤的老者

小女孩看到男子甜甜的笑了起来:“旭玉哥哥,姑娘刚才看到血色瞳孔的乌鸦飞回来兴奋的大叫,好像这次来的人姑娘很重视,还要亲自去迎接。”

睁眼看了看世界

当听到血色瞳孔的乌鸦飞回来时,温旭玉就知道了,眼孔微微收缩,接着又是一副落寞的样子。

便闭上了双眼

他,回来了,回到了她的身边,即使陪在她身边十年,也抵不上他的回归啊…

图片 4

这十年来,墨莲,从未绽放过,他也从未看过她眼中的墨莲盛开…

十年了,时间就像流水一样缓缓划过掌心,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

“萱萱,你要记住,这次谷主接回来的人,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不可怠慢。”

“旭玉哥哥,这你不说我也知道了,因为刚才姑娘说了‘如果他死在毒树林里,我也不活了’这样的话。”萱萱说在了温旭玉的心坎上。

“呵呵,她真的这样说啊。”温旭玉苦笑着。

“是啊是啊!”萱萱还年幼无知的往温旭玉的伤口上撒盐。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8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血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