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com-优德棋牌游戏平台官网-www.w88.com

热门关键词: w88.com,优德棋牌游戏平台官网,www.w88.com

兄弟俩的别样人生,我的母亲

2019-11-23 14:37 来源:未知

父亲的话让我怔在了那里,我注意到,母亲的白发又新添了厚厚一层,额头的岁月痕更深了,手背上的血管,如条条蚯蚓在爬行……这都是因为我们?因为我们是母亲的儿子吗?

阿文从记事起,就是在父母的吵闹声不断成长,童年的回忆里鲜有一家三口一起开心的画面。看到父母吵架对骂甚至是撕打,他从最初的惊恐万分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再到最后的厌烦不已。

那年外公外婆和我大舅他们逃荒到山西,后来外公在山西加入八路军去打仗了,外婆和大舅他们就留在了山西,给他们分了点地还分了个小房子。年景好一点了以后,妈妈的奶奶和叔叔他们就又回了河南老家,外婆自己带着我大舅在山西过。

~3~

兄弟俩先后有了儿子,做爷爷奶奶的乐得合不拢嘴。母亲为此特意来到城里,给两个儿子带孙子。但小儿子不想让母亲那么累,想给哥哥家和自家都请个保姆,但哥哥不同意。怎奈兄弟俩虽然在同一座城市,但相隔较远,母亲不能两头奔波,小儿子和妻子商量,请了保姆,让母亲专心到哥哥家带孙子。

虽然母亲是去帮大儿子带孩子的,但夫妻俩对这个充满浓浓乡土气息的老人非常地不喜欢。尽管家里还有一间房,但他们却不让母亲住,而是将她排在了改造过的阳台上,支了一张行军床,权当老母亲睡觉的地方。而在乡下苦惯了的老母亲也不在乎这些,只要每天能够见到大儿子,看到自己的孙子一天天地被自己带大,就非常地满足。

工作忙碌的小儿子抽不出太多的时间来看母亲,便给哥哥打了一笔钱,让哥哥多给母亲买些衣服,买些老人家喜欢吃的东西。哥嫂一口答应,但取了钱之后,就据为己有,母亲并不知情,每天还是兢兢业业地给大儿子带孩子。她心疼自己的孩子,看到他们每天早出晚归,自己帮不上其他什么忙,唯有带好孙子,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小儿子和妻子带着孩子来哥嫂家看母亲,却看到母亲又黑又瘦,小儿子忙问母亲,哥嫂有没有给她买营养品,买衣服?母亲怕兄弟俩闹出什么矛盾,便撒谎说都买了,只是自己不愿意吃那些,所以就没让他们买。哥嫂也笑着说的确如此,你打给母亲的钱,我们都替她存着呢!小儿子信以为真,便不再追问。

大孙子在奶奶的精心照料下,健康成长。但他对这个慈祥的又黑又瘦的奶奶一点儿都没有礼貌,甚至将她当作涌入一般地使唤。甚至有一次,他当着父母的面问他们,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又老又丑的人住在自己家里?而且还经常和他们一起同桌吃饭?哥嫂觉得自己的儿子说得对,从那天开始,便不再让自己的母亲上桌吃饭,而是让她自己到阳台上去吃。

回到单位后不久,一天夜里九点,父亲突然来电说,晚间回家途中,母亲遭遇了毒蛇,现在已从脚下肿到了膝盖。怎么办?我的脑袋就像被人打了一闷棍似的,我不知道,假如我的母亲有点什么闪失,我的日子还要如何走下去,我实在是没有往下面想的勇气,我想回家,可是现在最需要的是急救,一句话,我的母亲不能有任何闪失。大舅,我想到了大舅,他在街上方便叫车,我立即打了电话给他。然后,我才让母亲接电话,是母亲的声音,而且我的母亲在哭,听到我叫了一声妈后,我们母子俩几乎在同一时间里痛哭失声,母亲的话让我出乎意料,“阿文,假如妈不在了,你怎么办啊,我的孙子,你的父亲怎么办啊!”听到母亲这么一说,我的“火气”直往上蹿,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妈,说什么呢?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千万别着急,只要你不着急,很快就会好的!”当时,父亲也对我讲,老家有不少被蛇咬的人都被看好了,所以我的心总算不再悬着了。

从超市回来,阿聪带着阿文给的三两包零食一边爬楼梯回家一边感慨万分:人家阿文的阿姨怎么比我妈妈都好!阿聪回家和他妈说羡慕阿文有个好阿姨,说自己怎么就没有个好阿姨呢,阿聪妈妈一巴掌拍在儿子后脑勺上:“笨孩子,阿文的阿姨是后妈!”阿聪摸着后脑勺冲他妈翻白眼:“那样的好后妈,我也想要!”接着后脑勺又挨一巴掌……

(四)奶奶的弟弟

~1~

有兄弟两个,哥哥比弟弟只大一岁。但哥哥性格沉稳,弟弟却调皮捣蛋。为此哥哥很少挨打,而弟弟挨打却成了家常便饭。哥哥为此常常规劝弟弟,让他少点顽劣,多守点规矩。但弟弟毅然我行我素,所以挨打依然不可避免。

兄弟两个都很争气,读书的时候在村里都是数一数二。哥哥考上了一所西部的名校,让全村人羡慕。而弟弟更加争气,考上了北京的名校。从此,兄弟俩的父母在全村人面前都特别地骄傲,说话腰板也硬了三分。虽然有不少人嫉妒,但谁叫人家的两个儿子都这么争气呢,也只能在背后嚼嚼舌头,顺便数落一下自家不争气的儿子。

大学毕业后,兄弟俩分别成家,也有了各自的事业。但不知为什么,大儿子一家的生活越过越糟糕,收入也越来越低。原本开朗乐观的哥哥变得不爱说话,不愿和人交流。妻子成日埋怨老公没本事,最后连家也不回,索性住回娘家了。久而久之,大儿子对自己,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竟有了想出家的念头。也因为如此,夫妻俩不久就离了婚,人生更是跌入了谷底。在农村的父母得知,着急万分。母亲只好撇下丈夫,只身一人来到大儿子所在的城市,照顾饮食,无微不至。

小儿子在同一座城市打拼却一帆风顺。当初在一所大学担任教职吃皇粮的他,不安于一眼望到头的生活,毅然辞去公职南下打拼。没想到因为头脑灵活,肯吃苦,取得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老板的信任,成为了合伙人。在一次聚会中认识了一位漂亮女孩儿,很快两人顺利成婚。

成家立业的小儿子从此风生水起,事业越做越大,最终成为律师事务所的大老板,手底下有几十名得力律师。因为工作出色,业绩突出,小儿子的律师事务所成为当地口碑一流的律师事务所,可谓是金钱名誉双丰收。

每次临行,本就不多的行李,硬是被母亲和父亲抢到了他们的肩头,尤其是母亲,个头不高,特别瘦弱,我不让她拿,她却非要跟我争,我说我空着双手,让路人看着也不舒服啊,母亲火了,“长大了,你就不听妈的话了吗,我愿意,关别人啥事!”拗不过母亲,我只好随了她。很快,母亲满头大汗,我要换她,母亲依然不让,而且还乐呵呵地冲我笑,“你记住,长多大你也是我儿子!”就这样,我们走一程,母亲絮叨一程,直到我独自拿起行李时,我才真正领悟到“母爱”的含义。

去年夏天,阿姨带他去报名学车,后来教练说:“阿文你妈对你真好。”阿文咧着嘴笑呵呵地说:“教练你说得非常正确!”

奶奶嫁给爷爷,这一生,受了很多苦。明天就讲奶奶的故事吧。

~4~

有一天,小儿子忽然来访。正巧看到母亲坐在阳台的小板凳上,手里拿着一个已经掉了漆的搪瓷大碗正在吃饭。里面只有一些青菜,没有肉。而哥嫂的饭桌上却有鱼有肉。这让小儿子非常震惊,忙问哥嫂和母亲这是怎么回事?哥嫂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母亲又为他们圆谎,说自己吃不得肉,只喜欢吃青菜。而这时,大孙子却说话了,因为那个老女人又脏又臭,所以不能上桌吃饭!

一席话让小儿子震怒!哥嫂赶忙解释,但小儿子拉起母亲的手,就往外走。出门前,指着哥哥的鼻子说,大哥,我今天这是最后一次叫你大哥,你可别忘了,你也有老去的一天!

说完,头也不回地拉着母亲的手走了。母亲却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不时地回头,还劝小儿子不要责怪大哥,一切都是自己愿意。

小儿子将母亲安顿在自己的奔驰轿车后座,自己坐在母亲的身旁叫司机开车。当他摸着母亲那形容枯槁的双手,不禁泪如雨下,母亲哽咽着也说不出话来。

三十多年来,母亲从没对我们兄弟俩说过一个“爱”字,我们也一样,从来不说,也许只有行动才是最好诠释。离家十一年,我渐渐感觉到,母亲越来越絮叨了,总是不厌其烦地叮嘱我穿暖吃好,在外好好干……我们要在家一天,母亲就一天不闲,一会问我回了家是否习惯,一会又找来件衣服叫我别着凉,一会又问我们喜欢吃什么……我偷偷地问父亲,“母亲咋变得这样了?”父亲的脸色“唰”地难看了起来,“你妈没变,我看是你变了,你知不知道,你妈怕耽误你工作从不问你回来不,但每到年底她却总对我说天天梦到你!”

阿文的母亲也曾经给阿文的继母打电话:“阿文遇见你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你比我做得更好。”

外婆是外公的童养媳,家里在距离外公家十几里的地方,外婆家里特别穷,早早就离了家到我外公家过了。饥荒的时候,外婆的父母饿死在一座破庙里,就剩老舅一个人要饭为生。外婆去了山西之后,安顿下来,自己当家了,就给娘家去了一封信,老舅一路打听也去了山西。外婆带着大舅和老舅三个在山西过,也不知道这么过了几年,我三外公,就是外公的三弟要结婚,捎了封信让我外婆带着大舅回河南,外婆那时候作为童养媳,在家里是没有什么地位的,没有办法带着老舅回去,就跟老舅说,你先自己在这里待着,我办完事就回来。

~5~

后来,小儿子将父亲也从乡下接了过来,特意在自家附近给他们买了一套房子,阳台很大,可以种一些二老喜欢吃的蔬菜瓜果。并且也说通自己的父母,将老家的房子拆了重建,一栋三层的漂亮房子拔地而起。小儿子将一楼作为村里的公共图书馆,无偿为乡里乡亲提供免费的书籍借阅,得到了村委的大力支持。

年迈的父母非常地欣慰,同时又有些愧疚。毕竟在他年幼的时候,挨打最多,没想到等到成家立业,事业有成,却最孝顺。因为小儿子孝顺,他的妻子对公婆也是格外地好,经常带着孩子来看爷爷奶奶。

三代人其乐融融。而大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和他们联系了,他们觉得,能够将父母这么大个包袱甩给弟弟一家,也算是乐事一件了!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     第056天

每一次回家,每一次离别,每一次生病,每一次……都会让我特别的想我的母亲与父亲。几年前,我将母亲接到北京呆了两月,以后想让她再来时,母亲说啥也不来了,她说她不习惯,其实不用想我也知道,母亲是不想给儿子增加负担,但我又实在是无法勉强母亲不愿意的事情。

冰雪融化,春天来了,弟弟出生那天,姑妈不敢抱给阿文看,怕他有抵触情绪。知道自己当了哥哥的阿文欢呼雀跃,先是向姑家的表弟炫耀:我当哥哥了!接着又在QQ里发表说:我有弟弟了,亲的哦!等看到刚刚出生一天的弟弟,阿文感觉很新奇:我弟弟这么小,好可爱,我期待着他喊我哥哥……

后来我听说,外婆还有一个女儿,是饥荒的时候生的,具体哪一年我已经不记得了,是在二舅之上的好像。那时候生了孩子,实在养不活,就送去了庙里,希望有家里稍微过得去的人家给抱走。送过去之后,外婆不放心,第二天又偷偷去看,发现没有人抱,那时候谁都吃不饱饭,怎么会再往家里抱一个呢。小孩子一天没吃的了,闭着眼睛躺着,已经不会哭了,眼睫毛还会动,苍蝇在她小脸上飞来飞去,外婆看着想抱回家,但是抱回家也得饿死,继续放在那里也是不行的,是活不成了。外婆狠了狠心,找了一口枯井,扔进去了。这件事情是我小时候听外婆讲的,那时候只记得睫毛还会动这里。但是从那之后,我总是会想起,那一刻的外婆,该是多么难受。

~2~

看到自己的弟弟如此成功,做哥哥的很不是滋味。觉得老天很不公平,为啥小时候调皮捣蛋的弟弟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所以弟弟每次来看他,他都会拿出哥哥的架子,教训弟弟。弟弟倒也大度,一点儿都不生气,知道哥哥心情不好,还常常劝哥哥要想开些。后来在弟弟的撮合下,给哥哥介绍了一位对象,两人彼此感觉不错,便成了家。

因为哥嫂的生活并不宽裕,弟弟为此常常接济他们。妻子知道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对丈夫说以后要这样做,事先要告知她一声。弟弟为此特别感激妻子能如此通人情,送她限量版的包包和一辆宝马车。嫂子知道后,也旁敲侧击地提示弟弟,自己家也想买一辆车,就是没有钱。弟弟大方,拿出二十万让哥哥买车,这才让嫂子眉开眼笑。

已成千万富豪的小儿子每次回到老家,看到父母依旧住在低矮破旧的房子里,几次想要劝爸妈住到自己家里来,然后将老家的房子推倒重建。可是两位老人因为已经住惯了,舍不得。

小儿子便想通过哥哥来做父母的思想工作。没想到哥哥听了之后,却非常地生气。说老家的房子是命根,绝对不能动,否则就对弟弟不客气。离开前,还命令弟弟每个月给父母两千元的生活补助,自己则会查问。

小儿子的妻子得知忍无可忍,觉得哥哥嫂子自己也有收入,每年还要从自己老公这里得到额外的接济,凭什么孝敬父母的钱都由自家出?于是在一次的两家会面中,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没想到哥嫂两个人为此对弟妹有了意见,逢年过节不再到弟弟家来,反而是弟弟开着车陪着笑脸给哥嫂送钱送礼品。

母亲,就这么简单,习惯性地做着一些她认为很简单的事情。本来,我有两婶:二婶,在成都;大婶,在老家,但身体不是太好,而且脾气也相对要差一些,三个儿媳中首选母亲的性子最好。奶奶瘫痪后,母亲主动要求伺候。俗话说“久病无孝子”,但三年来,直到奶奶去世,每一天,母亲都手把手给奶奶喂饭,还要为奶奶端屎递尿数十次,就是酷热伏天,也从无怨言,无论谁进到奶奶的屋子,都很难闻到一点异味,因此,乡亲们无不赞叹母亲的孝道。那时,父亲见母亲瘦了好些,很是心疼,也曾抱怨过,对在外做官的二叔最为不满,他的条件最好,对老人的关照却最少,这种话父亲就说过那么一次,再没说过,因为母亲特别生气,“我妈死得早,我懂的东西少,多亏了老母亲教我呢,你的妈就是我的妈,你跟他们比啥?尽自己的良心嘛,这么简单的事,我又不是做不了!”

有一次母亲过来,问他手机里通讯录里那位阿姨是谁,他如实回答。“现在就赶紧给我删除了!这就是个狐狸精!”母亲恶狠狠地冲他下了命令。他不想惹母亲生气,偷偷背下号码,然后删除了“阿姨”二字,母亲离开后,立刻又存上,因为他觉得关键时刻阿姨对他比亲生母亲更上心。

奶奶是一个孤儿,认了几个干姊妹。在爷爷还没有出息的时候,就嫁给了他,生了三个儿子。听奶奶讲,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就去世了,她印象里只有办丧事的时候,别人给她头上戴了一朵白花,她给揪掉扔了。她的母亲,我不记得跟我讲过。但是印象深刻的,是奶奶还有一个弟弟。那时候还是日军侵略中国的时候,奶奶的父母已经都去世了,留下一个很小的弟弟,有一天听说日本兵打过来了,大家纷纷往山里逃,奶奶那时候也才几岁,特别瘦小,抱着弟弟跑呀跑的,后来实在跑不动了,就把弟弟藏在道边一个地方,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于是奶奶就成了自己一个人,没有亲人。

是啊,母亲这人,怎么说呢?在别人眼里也许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农村妇女,而且只字不识。但对于我来说,母亲的份量却比泰山还重,好些时候我都想好好地写一下我的母亲,但终归未能成文,因为我特别害怕,我笨拙的文笔会有损母亲的形象。

晚饭时候,阿文打电话给一起学车的大师姐说:“姐,明早六点半到文化广场西北角等我,我妈送咱们去驾校。”阿文话中提到的妈是他的继母,平时他都喊她阿姨。

妈妈姊妹五个,大舅是在河南老家生的,后来逃荒到了山西之后,外公就去打仗了,直到解放后,外婆带着大舅去了云南,才有了我二舅、大姨、我妈和小姨,除了大舅,剩下的人的名字里都带着云字,纪念他们在云南出生。

随着岁月的增长,我们兄弟俩逐渐懂事。记得那时,母亲稍有出错,奶奶就会无休止的训斥她,母亲却总跟没事似地轻柔一笑。时间一长,我俩便为母亲抱不平。

阿文的阿姨很普通,她却尽全力想给父母离异的这个孩子最好的物质生活和最好的教育以及最温暖的母爱。

结果回到河南的时候,恰好收到了外公从云南寄过来的信,说打完仗了,解放了云南,组织上给他在云南洱源县安排了工作,让外婆带着大舅去云南,而且有人过来接这些当时打仗过去的人的家属去那边落户,外婆甚至来不及给老舅捎一封信,就匆匆去了云南。

每当我要从家里离开的前夜,天还没亮,在朦朦胧胧中我就总会听到一个不太清淅的声音,细细一听,我才明白,那是母亲在为她临行前的儿子祷告,祈求主赐与他力量,赐与他平安。看到母亲双手交叉,虔诚的默默念叨地样子,我真的好难过,母爱如天,母爱如海,但做为儿子,在任何时候,我做到母亲这样了吗?我需要认真地反省,也像母亲那般的虔诚。

父亲:“我平时出差比较多,儿子跟着你吧,我多给生活费。”

我小的时候,每年老舅都会下来一趟,是个很慈祥的老头,但前几年,比外婆还去得早一点。

中学时,我和弟弟分别于两所中学住校,母亲便忙了起来,不断地给我们送菜,由于母亲对学校作息时间不太了解,所以有时赶不上点,有一天母亲来时,我们课间休息完,不到五分钟。母亲的身影在窗外晃了一下,很快就走了,我的心也静了下来,心想母亲走了就好,千万别冻着,外面可是寒天大雪啊。一堂课的时间很快过去,当我从教室出来时,母亲来了,从怀里拿出了被她用棉衣裹得暖暖的菜盒,而母亲自己,脸色特别地难看,嘴唇明显发紫,母亲的手好凉,当我抓在手里时,我竟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妈妈,你为什么不让老师叫我,你在寒风中可是等了近一个小时啊!”见我这样,母亲笑了,“哭啥,没出息,我还得给你弟弟送菜去呢,安心学习啊。”

阿文母亲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拍拍屁股走人,她觉得她自己也是在替前夫养孩子,她告诉周围看热闹的人:“这个穷家我是一天都不想呆了,现在离婚了,我得追求我的幸福去了……”

老舅是妈妈的舅舅,是外婆的亲弟弟。

父母,都是最无私最伟大的。父母对我们的爱,作为儿女,我们倾其一生也无法报答!我们只有好好的生活,才是对父母之爱的最好回报。至今,我也想不起来:我为父母亲做过什么?好像什么也没有!

聪明的阿文觉得这位家教很特殊,不是因为她的职业是护士,也不是因为她数学教的非常好,而是因为父亲看她的时候,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笑意和爱意,父亲一改往常的暴躁,以往的臭脾气也销声匿迹了。阿文告诉自己:别想太多啦,现在多了一个人照顾我,不错不错!

(二)裹小脚

从那以后,我就总是做一些回到老家的打算。我想,因为弟弟的离开,父母所遭受的失子之痛是特别巨大的,回到老人的身边多陪陪他们可能会好些,没想到母亲说,“我们都习惯了你们兄弟俩长期在外的日子,就当你们都还在外面,还要好多年以后才回来吧”。我理解母亲的心情,在父母跟前我总要伪装出多么地坚强,有谁知道,当我欲转身离开母亲的时候,我的泪竟是那么地随意如流水。

阿文说因为有了第二个妈,他的人生路上才多出来许许多多的晴天。

老舅那时候才十几岁,自己一个人在山西过,后来听说他还有个姐姐也在山西,打听了地方之后就去了,到那里看见一个女的在院子里簸玉米,背影看着跟外婆一模一样,就知道那肯定是自己的姐姐了。那也是我老姨,老姨看到老舅去,特别高兴,对老舅也特别好,老舅在那里待了几个月,后来回去了。结果过了没多久,就听说老姨得了急病走了。好不容易有个亲人,也离开了自己。

因为母亲的善良与热情,很多乡邻都会找到母亲帮忙,小到纳鞋底,大到别人借钱,只要自己稍微能行,她都绝不拒绝。甚至有外来收废品的人,路过家门渴了、饿了,母亲都会毫不犹豫地给人以帮助。

和阿姨一起修电脑,出门时候,遇见同班同学,同学叫着他外号问:“大博士同学,在这里干嘛呢?”阿文面朝门外看着正在发动车的阿姨笑意盎然地告诉同学:“和我妈一起来修电脑的。”

外公去了云南之后,国家给这些解放云南的八路安排了工作,因为外公上过几年私塾,能识字,所以工作还不错。有了我妈他们之后,家里条件已经好了一些,但是他们的姐姐,还有这样的遭遇,很心酸。

一天中午,趁奶奶睡觉,我们就往凉蓆上倒凉水。奶奶醒来后,吓了一跳,但没有责骂我们,反而拿了糖来,我们坚决不要,而是要她对母亲好。事后,本以为母亲会表扬我们。没想到,从没动手打过我们的母亲,脸色紫清,声音颤抖,风也似地到了我们跟前,双手像钳子般地牵住了我俩的耳朵,“她,可是你的奶奶呀,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懂得孝敬老人呢!”说着,母亲就松开了手,自个儿伤心地哭了起来。

今年母亲节那天,阿文给阿姨发出自己熬夜编辑的一大段文字,感动得她泪流满面,阿文的父亲对她说:“你在他心里已是亲妈……谢谢你!”

具体是哪一年我已经不记得了,只听说刚开始缠脚的时候,疼地脚没地方放,晚上都放到墙上,整晚上整晚上不能睡,后来疼得实在受不了,就偷偷拆开。被妈妈的外公发现了之后,心疼她,就说别缠了。后来稍微大一点,去外公家里当童养媳,有时候伸着腿坐在哪儿干活,外公从那边经过的时候,都会踢一脚外婆的脚,那时候流行小脚,外婆的大脚看起来估计是又丑又不合时宜吧。后来逃荒的时候,外婆总是说,不起早,不贪黑,一天一百里,要是小脚,那咋能中哩。再后来,外公参军,接受了很多新思想,再看到外婆的大脚,就会说,再也不嫌你是大脚了,多亏这双大脚了。

弟弟在广州打工两年,母亲曾多次来电,“阿文,你弟弟的电话老是不通,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你给我试试,联系上了,就让他给我们回个电话!”母亲的话,总是那么简单,连一个“想”字都听不到。弟弟去世后,我们从广州回来,半夜到家,那晚的雨很大,母亲已开了门在等着我们,母亲木然地坐在那里,身子明显地颤抖着,好久没有说出一句话来,也没对我说太多的话,只是问我,儿子,回来了,外面的雨好大啊,你将阿武放好了吗,你冷吗,你累了,快睡吧,对,饿了吧,妈给你做饭去.……我,不知道如何安尉母亲,静静地去了卧室,就在我刚刚躺下的时侯,我听到了母亲凄厉的痛哭声。那晚,我们谁也没睡着。第二天,母亲起得很早,见我早起,母亲生气了,你够累的了,怎么不多睡会儿。面对母亲,我无言以对,我明白,这是母亲希望她的另一个儿子好好的活着。

高考成绩不是很理想,阿文想学医,他母亲坚决不同意,说觉得医院脏,还累。又去问阿姨,阿姨告诉他做自己喜欢和热爱的事才是最重要的。阿文选择学医,他觉得自己要是不学医会后悔一辈子的。

等到外婆到了云南安顿下来,就给老舅去了一封信,说自己现在在云南了。老舅没有办法,后来有人给他介绍了一门亲事,是倒插门,给一户山西人当上门女婿,就同意了。

写到这里,我的心湿了,我的眼睛湿了,这辈子我欠父母的太多太多。我想,天下为人儿女的朋友们,也许大家做的都比我好,比我多,但我今天还是要说:朋友,趁父母有生之年,尽我们的最大能力吧,愿天下父母都开心!

高中住校后,每周阿姨都会来学校两次,不但给足零花钱,而且会带各种好吃的饭菜以及水果,这让吃腻了学校伙房饭菜的同学羡慕嫉妒恨啊,觉得他有最好的妈妈。每次到了约好的时间,放学后阿文总是第一个窜出教室,快步往学校门口跑,不想让阿姨多等,家里还有小弟弟需要照顾呢。

外婆的大脚趾的指甲特别特别厚,我妈现在也有这样的趋势了,但是她夏天的时候总是用指甲花包红指甲,慢慢竟然治好了。小时候外婆总拿一把大剪刀剪指甲,每次看到,都很惊奇,就问外婆为什么指甲这么厚。外婆就说,那是小时候裹小脚给弄坏了。我小的时候农村很多上了岁数的老太太都是小脚,走起路来鼓捣鼓捣的。但外婆是个大脚,妈妈说,外婆这个大脚可有本事了,外公常年在外,家里什么事情都靠外婆张罗,要是个小脚,可就干不动了。

母亲,总是默默地做着事情,从不多说。有一年父亲去了内蒙,母亲就常去问神求签,一天刚回家就急促地催我,“快发电报给你爸,让他快回,我求了一个下签!”,直到长胖了一点的父亲平安无事的站到她的跟前时,母亲才总算高兴了起来。

阿文像个孤儿一般,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去了离学校最近的姑妈家。还好,姑妈姑夫待他非常好,他和比他小三岁的表弟一起玩得开心,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但是他偶尔也好想好想回自己的家。

(一)老舅

母亲,兄弟姐妹共四人,在她三岁那年外婆就辞别了人世。外公,不仅人老实,而且多病,加之阶级成分不好,日子特别难过!大舅,是家里的顶梁柱,凡事他拿主意。家里缺粮,大舅就偷偷地去地里刨点红薯或土豆,趁着半夜夜深人静时煮熟了,然后将兄妹几个一一叫醒,等到大家吃饱公鸡差不多也开始打鸣了。难怪母亲总对我们念叨,“要不是你大舅,就不会有你这个妈了”,在她看来,大舅犹如生身父母。

父亲:“那好,我带儿子,只是希望在我出差时候你能帮我照看他。”

(三)饿死人

高三时候早恋了,母亲知道后,叫嚷着:“这样不要脸的女孩,坚决不能要,无论如何不能再和她交往……”愤怒至极的阿文握紧双拳不知停歇不知疼痛地锤墙,看见儿子血淋淋的手,她惊呆了。第三天,阿姨带着消毒用品去给阿文换药,心疼得掉泪,阿文微笑着说:“阿姨,不疼,真的。以后听你的话,不做这样的傻事了。”阿姨出面非常简单地摆平了那场早恋风波,那个单亲女孩对阿文说你命好有个好后妈,后来女孩母亲给阿姨及弟弟都买了过年礼物,当然阿姨也回送了礼物给她们。

母亲:“我没有工作,儿子还是跟着你吧。”

读初二那年初冬的某个晚上,父亲笑呵呵地走到阿文的床前:“好儿子,爸爸想和你商量一件事……”阿文心里明白父亲嘴里所说的这件事是什么事,他早就看出来父亲和阿姨是很般配的一对,而且阿姨肚子渐渐隆起,小宝宝应该快出生了吧。他下床拍了拍父亲的肩膀:“不用多说了,我不反对,至于我妈那边,你放心,不用管也不用怕,我不会让她来闹事的。”

其实当初家里人说让阿文改称呼,阿姨却说叫什么无所谓的,再说阿文有亲生母亲在,让他喊妈会感觉别扭,不要勉强他,就喊阿姨吧。

我也希望他以后能够永远幸福快乐!

父亲:“嗯嗯,好的……”

和楼上的阿聪一起逛超市,阿文自己喜欢什么就拿什么,阿聪说:“我妈妈平时不带我逛超市的。”阿文回身调皮遥遥一指超市出口说:“看,我有阿姨在收银台!”

阿文过完十二岁生日后的第二天,他的父母非常难得的能够心平气和地坐到一起,这次他俩语气平淡地商量着是一件大事——离婚后,孩子将和谁一起生活。

母亲:“当然可以,只是你的工资卡得给我,要不然我们娘俩吃什么?”

很多人都劝她多留个心眼,不要对别人的儿子太好,说不准人家以后翻脸比翻书还快,另外自己还有儿子,要多为自己儿子攒钱。她总是很郑重回答:“我凭自己的良心对待孩子,我不求他回报我什么,只希望他能比一般的孩子多一些快乐就好。”

一年四季,阿姨都会给阿文买新衣服穿,阿姨说父母离婚的孩子更要穿暖穿好,学习上不能输人一等,吃穿也要中上等。

父亲出差在外的日子里,已经习惯阿姨存在的阿文,会经常打电话给阿姨,越来越觉得阿姨亲切。平时周末阿姨也会带他出门游玩,阿文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半夜不舒服也首先想到打电话给阿姨,让她陪自己到医院就诊,他越来越希望能够有个像阿姨一样照顾自己的妈妈。

读初一的那个秋天,家里破天荒地来了一位女客人,父亲说是给他请来的家庭教师,补数学,叫老师会让人觉得太拘谨,喊阿姨吧。在班里阿文学习还是不错的,前十名 ,只是每次考试,数学总要扯后腿。

家里全部积蓄成为阿文母亲的私人财产,在民政局办完手续,父亲就出差了,和平时一样,阿文母亲在家照顾他。一天,阿文姥姥气呼呼地来了,站在楼道里大声嚷嚷:“你个小贱人,离婚了还死赖着不走,替人家姓胡的养孩子,早晚贱死算了……”老太太大呼小叫的,几乎惊动了整栋楼里的人。

弟弟出生后,阿文依然是宠儿,虽然父亲工作越来越忙,出差在外的时间比以前更多,但因为家里有了阿姨在,他再也不会觉得自己像个孤儿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88.com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兄弟俩的别样人生,我的母亲